13 二月

查理芒格“每日新闻”年会讲话和问答 – 中国,贸易战和特斯拉

阅读量:11  

  • – 关于中国公司:世界上最强的公司不在美国,中国的公司比美国更强,并且成长更快。
  • – 关于贸易战:美国应该和中国好好相处,中国也应该和美国好好相处。
  • – 关于中国股民:喜欢在股市赌博的股民真是太愚蠢了。世界上找不到比中国股民炒股更愚蠢的方法了…虽然中国人在任何其它方面都那么厉害。

【最快整理,供大家第一时间欣赏,敬请关注“枫叶佳园”公众号。】

大会开始,查理进行了一些会议议程,然后开始介绍公司情况。

 

查理提到绝大多数的新闻报纸都将消失,但极少数公司如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除外。他由此谈到DJCO(每日期刊公司)建立了一种新的企业软件的商业模式,提供法律系统的在线备案服务,取代了原来的新闻报纸业务。

 

这个企业软件服务开展得很好 – DJCO刚刚赢得了澳洲司法系统的业务。不过查理也提到每一次系统部署实施都非常难,公司转型不容易。

和大多数科技公司不一样,DJCO的收费不是看使用时间,而是按完成的任务数收费。查理回忆了曾经有一个分包商不愿意签“成本加成合同”,因为他知道,“加成合同”意味着工作越慢需要付越多的钱。

 

查理说喜欢尽量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 –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当数Costco。他不喜欢不尽力创造价值,或者甚至像赌场一样欺骗顾客的公司。他说:“选择高尚的路,不那么拥挤。”

 

查理说,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,在生活中学到了一些有用而简单的思维技巧,像“选择高尚的路,不拥挤”,“把道德责任作为理性抉择“,都是从基因里和从周围人那里继承来的。他还认为,知道你自己哪些事情不懂,是很重要的。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根本意识不到其实自己所知有限。

芒格提到了中国,说中国增长更快,并且他自己也早已投资中国。(“而你们都还没有”—哄堂大笑) (注:芒格一直喜欢/敬佩中国和中国人,他在中国投资基本都是通过李录进行的)

【注:在这个时代】要做一个幸存者,不要做牺牲品。负重前行是我一贯的人生态度。我不喜欢政治家到处搞事把别人都变成牺牲品。让我很不舒服。人心里总是想“都是别人的错”,只会起反作用。这样想的政治家一定是疯了。

 

(回到前面的话题)我觉得在对冲和私募行业,有严重的过剩。如果你随大流,最终一定会吃苦头。

 

查理对中国的乐观是来自于其快速增长。他认为他们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,在仅仅25年的时间里把国家发展了那么多。他认为计划生育政策会限制中国经济的发展,但是在实际上是帮了世界一个忙。查理不像别人[注: 别的美国人] 那样对中国怀有敌意。他认为中国的领导人虽然都是共产主义者,但也都是很优秀的人。他最佩服日本人,面对三十多年的发展停滞–并非他们的过错产生的问题–但他们非常优雅地处理了这个问题。美国人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向亚洲学习。

 

(关于特斯拉和马斯克)我有两个想法:我不会买特斯拉股票。但我也不会做空特斯拉。我还有第三个看法,我一直记得一个洛杉矶人说的一句话,“永远不要低估一个高估自己的人”。马斯克是一个很特别的人,他有时会过高估计自己,但不是每次都是。(后来的谈话中提到)比亚迪销售下降是因为中国取消补贴,特斯拉销售增长是马斯克让人相信他能治癌症。

 

当然能发现自己错误的能力是一种上天的礼物。“芒格财富”的很大一部分是来于我从自己所犯错误中学来的教训。我会一直尝试丢掉成见。人当然应该对自己的信念进行挑战,特别是要拥抱不一致的证据。世上没有东西比理性和客观更重要。想一想,那么多成功的人都会有做一些愚蠢之极的事情。我们大多数人可以回忆近两年做过的事,就能找到这样的例子。【最快整理,供大家第一时间欣赏,敬请关注“枫叶佳园”公众号。】

我觉得我的长寿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功劳 — 它就这样发生了。我们家族里从来没有一个男性能活这么大岁数(芒格96了),所以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… (笑)

 

(被问到抚养孩子的建议)你能做的最好的教育就是做一个好榜样。说教一点用处也没有。我对孩子就是尽自己的最大所能,然后静观其果。不要为抚养孩子担心太多。

 

(被问到负利率)我很紧张–负利率很危险也很特别。政府所作是正确的。但是,从政府角度,既然这个方法有效,那他么下次还会这么干。这样下去可能会最终导致过度。

 

在70年代的漂亮50的疯狂时代,一个家庭缝纫公司会以50倍PE交易。家庭缝纫,肯定是个没落的行业。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到发疯的程度。漂亮50才是绝对的疯狂。

 

调整后EBITDA很蠢。这里有一个基本道德问题。收费做这样的事是很荒谬的 — 这也反映了“极端的过度”。财务上的诱惑太大了,它总是走向极端的过度。我不喜欢这种做法,并且我也不认为这样对国家有什么好处。

 

我喜欢我的生活。我周围都是很棒的同事,朋友和家人。我对自己的问题很感兴趣。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。我完全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,有可能是阴沟里的酒鬼…你如果想搞对象,那你必须得依靠自己的理性(笑)

 

避免参与别人英明而自己笨的游戏。我会寻找自己英明他人很笨的游戏。相信我,这样的会好很多。让上帝去祝福我们的愚蠢对手吧。你要有能力说”这个太难了“。我很擅长这个。【注:意即说不,明白自己的能力圈】

 

我想”护城河“会被一次又一次的突破。想象一下柯达公司破产,百货商场的衰落,美国汽车工业和1950年代的比较。… 我认为这是新经济系统的一部分 — 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,我会把它变得更难。

 

我们这代人中,书呆子如果能耐心和理性,并且能猛烈的抓住机会,最后成就都不错。我想对新的书呆子也是成立的。如果你不是书呆子的话,那我帮不了你。我认为金融业的很多人都不会成功。快钱会吸引极度剩余。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的食腐动物。我不觉得现在的金融行业很好。在我们那个时代,金融行业的人都是工程师,他们经过了大萧条所以都会尽量确保安全,不想快速致富。今天完全不一样了。我不确定在这个现代金融世界里,我能干得多好。

 

我认为如果你能降低期望值,你会更快乐一些。我认为在很多情况下这都是一个好主意。满足于小成功就可以了,因为这就是我们大部分人的结果。

 

变得更理性是一个长期过程。这个东西得到很慢,最终结果也不确定。但是总比什么都没有强。你可以观察没有理性的人会有多糟糕 – 他们会变得愤怒并且总是以为自己正确。【最快整理,供大家第一时间欣赏,敬请关注“枫叶佳园”公众号。】

 

随着世界变得更富有,社会安全网也在提升。我觉得这是好事。民主党想要扩大安全网,但又推动过头了。我们现在的现状其实差不多正好,单独靠某一个政党不可能达到现在的情况。

在很多方面,我们的健康保障系统是世界上最好的,我们在这个行业里的聪明大脑有很多。但是当你进入这个系统里面看一下,你就会发现很多无效的、浪费的东西在消耗财富,伤害人们。有些药材公司的行为太过分了,每个月对一种药收费$10,000。我要说:这种做法是邪恶的。这个系统里也有很多”极端过度“的现象。正在干这些事的人认为他们自己不会作恶,他们是真的相信这些东西对人们有好处。用另一句话说就是,只不是他们的大脑变成了垃圾。整个行业都在和报销系统博弈。他们认为这是免费的业务,但其实是作恶。

 

有很多心理研究都表明,你要么能延迟满足,要么就不能。”立即满足”是毁灭之道。如果你性格冲动,我们也不能改变你。

李光耀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国家建设者,他所完成的是一个奇迹。当他上台的时候,那是一把烂牌。他需要一只军队,而没人能够帮得到他, 除了以色列,但接受以色列的帮助又不那么好看。最终他想出了办法,他接受帮助然后告诉所有人,他们是“墨西哥人” 【笑】。借这个笑话,让我们结束今天的会议。

2020年2月12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